做民宿的慌了!2017行业风险将集中爆发

别再谈情怀,民宿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钟晓


我有一个朋友,大学毕业之后上了半年的班就辞职了,说是回老家创业。他的家乡在江南一个物产丰饶的小镇,风景优美,宜居宜业。后来我问他进展如何,他说每天研究瓜果蔬菜、养鸡养鸭,还做了民宿,虽然辛苦,但也乐得自在。

他是幸运的,正好赶上了近年民宿产业爆发式增长的红利期。早些年丽江、大理的古城游、小镇游蓬勃发展,民宿开始在中国的广大小城市和乡村野蛮生长。更近一些,随Airbnb等平台引进而愈加为人们所熟知的“短租”概念,也使得各大城市中的民宿蓬勃发展。

与此同时,政策也向民宿产业倾斜。2016年中央1号文件《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强调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3月1日,由国家出台《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支持发展共享经济,对民宿的支持工作成为了重点工作,乡村民宿大多还能得到政府的补贴,据说在浙江某些城市,当地相关部门对民宿建造的补贴高达80%。

在各种利好因素刺激之下,民宿在全国遍地开花。然而,这股风吹到2017年,会有所转向吗?

民宿需求爆增500%,吸引力从何而来?

旅游服务平台蚂蜂窝在去年发布了一份《2016自由行“开房”报告》,其中的数据显示,与2015年相比,2016年自由行用户对民宿的关注大幅上升,需求增长率高达500%。

民宿属于“非标准住宿”的一种,也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种。其区别于传统酒店,更加分散而富于个性化,非标准住宿还包括客栈、公寓、精品酒店、度假别墅、小木屋、帐篷、房车、集装箱等。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张润钢在一份报告中指出,“2016年,非标准住宿业以燎原之势迅猛发展,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非标准住宿与传统的标准住宿共同形成了一个结构更加完整、业态更加丰富的中国住宿产业,中国住宿业革命步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业内人士分析,现在所谓的民宿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城市里的民宿,包括个人的空置房拿出来出租和专业的“二房东”整体打包再出租,有公司一次性租下来几十套房,而且已获得了资本的投资;另一种则是在景区的客栈类民宿,比如丽江民宿、莫干山的民宿群等,这些民宿在过去一段时间增长也非常快,正面临着新的竞争者不断加入带来的挑战。

当人们选择住进民宿,他们选择的是什么?

实际上,在初期发展阶段,人们选择住民宿还是因为价格便宜,比如早期的沙发客也算是民宿的雏形了。随着民宿产业的日益成熟,专门经营民宿的人越来越多,民宿与传统酒店在价格上实际已经相差无几,“情调”“个性化”成为了更重要的诉求。

相比独立于当地居民区的酒店而言,民宿可以让游客有深入了解当地的体验,比一般的旅游多了一层文化、社交层面的意义,尤其是以开拓眼界、体验生活为目的的年轻人,更加热衷于在出行时选择民宿。在各大旅游网站上都不难看到游客与民宿主人友好相处的帖子,在如今共享经济风潮之下,陌生人之间的资源分享正在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并集聚成越来越大的市场。

野蛮生长之下的乱象,别墅区变“烧烤场”

任何行业的兴起都伴随着失控的风险,调整至正常的轨道可能需要极其漫长的一段时间。民宿业正面临着乱象丛生的困境。

据悉,在《旅游法》中,并未将“非标准住宿”纳入监管范畴,而是将这一块的监管下放到各个省、区、直辖市,要求各地根据情况出台关于民宿的标准。不过,目前各省都还没有非常明确的标准出台,主要是一些行业协会的自律性文件,或者各地市县一些零散的规定,位阶都不高。

可以说,目前内地关于民宿的监管在法律上是一个空白。这样的现状也导致饱受民宿经营困扰的居民无处维权。

广州的羊城晚报报道了这样一个典型案例。在毗邻广州的清远佛冈县,有一个大型的温泉社区,民宿兴起之后,有业主将自家的别墅改造成了民宿对外经营,也有承租商包下十几套别墅做此类经营,“唱歌跳舞卡拉OK,夜夜笙歌,通宵达旦”,更夸张的是,别墅门前的绿地和公共道路,还被改建成了烧烤场,“一到晚上,烟熏火燎,味道飘满了整条街,还吵得不行。第二天早上,更是垃圾、烟头、酒瓶遍地”。最终,300多户业主联名维权,相关部门却都表示无法可依、无从执法。

靴子落地!民宿管理将越来越严格

台湾、日本地区的民宿产业,因其发展成熟、管理规范,向来被业内奉为圭臬。

民宿产业发展较早的台湾地区,2001年颁布了首个行业法规《民宿管理办法》,精确定义民宿,明确限定民宿的规模和位置,并对房间的数量进行了约束,提高了民宿的质量,对行业进行指导规范。去年6月,又对该法规进行了修改,以适应新的形势。比如其中规定,民宿经营规模,为客房数5间以下,需要通过消防要求,建筑材料合格,客房里需要有声音探测器,有逃生通道,没有违章建筑等。目前台湾地区持证经营的民宿为7000多家,约为总量的一半。

日本近年来游客数量急剧增加,但相关住宿设施不足,政府希望有效利用存量住宅民宿发挥作用,但也担心会增加与周围居民的纠纷。因此就在上月,日本政府制定了民宿营业标准新法案。为减少对附近居民带来负面影响,该法案规定房东有义务向住宿旅客说明注意防止噪音、悬挂有效的民宿住宅标识。违反法律的情况下将被勒令暂停或终止业务,不服从者将被判处6个月以内的有期徒刑或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万元)以下的罚款。

值得关注的是,内地首只监管的靴子也即将要落地。

今年2月,公安部公布《旅馆业治安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规定“提供住宿必需的用品和设施,并有服务人员向社会公众提供住宿服务的经营场所就是旅馆”,此举或将民宿纳入旅馆范畴

据深圳商报报道,今年初,深圳市大鹏新区政法办与新区消安委办联合发布通知,“3月31日前,全部民宿实现纳管。”

国际知名认证机构SGS(通标标准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认证部杜先生表示,“2013年,SGS与台湾民宿协会联合推出了3S民宿认证标准。”2014年11月,大鹏新区也联系了SGS希望能够制定民宿“大鹏标准”,达到规范一批、提升一批,最终形成一批民宿品牌的目的。

据悉,以服务规范为主要内容的民宿“大鹏标准”正在修订中,而德清、杭州、黄山、丽水等热门旅游地也相继开始制定民宿客栈相关的管理规定。2016年10月,深圳市市场监管委已予以立项,今年6月将在此基础上推出民宿“深圳标准”。届时,深圳将成为我国首个推出民宿地方标准的城市

为什么是深圳大鹏新区?大鹏新区民宿主要依托于海滨度假旅游资源而兴起,2013年民宿数量为149家,至2014年增至607家,同比增加374%。2015年,按每万旅游人口计算,大鹏新区对应民宿0.65家,而在厦门鼓浪屿这一系数为0.37家,杭州西湖景区为0.21家。大鹏民宿数量已为国内热门景区的2倍左右。

泡沫之下,洗牌来临,资本蠢蠢欲动

曾经,“去丽江开客栈”还是文青们的标配梦想之一,而当他们将满腔情怀倾注之后才发现,现实是多么骨感,每天有很多的床单要洗要换,房间要随时打扫卫生,货物要运送,还可能碰到与客人之间无数的摩擦和不快,每天盯着惨淡的入住率,情怀瞬间灰飞烟灭……去到许多年轻人开的客栈就会发现,他们可能会更加缺乏那个年纪应有的活力。

说到底,民宿也终究是个生意而已,与“情怀”关系不大。有个惊人的数据说,“95% 的民宿都在亏损”。这是某民宿业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相较于业内流传的80%不盈利的说法更为极端。

正因为此前过低的准入门槛,催生了一大批低质的民宿产品。

从时间线来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拥有旅游资源地区的当地农民自发改造自家房屋以迎合游客需求,形成了传统意义上的民宿。之后,随着“家庭旅馆”“城市短租”等概念的引入,更多家庭将闲置的房屋资源用于出租,以缓解旺季景区紧张的住宿需求。民宿产业的发展,整体呈现由资源依托型向市场驱动型转变的趋势

而如今,随着这个市场越来越大,大量资本开始介入,传统的酒店集团和房地产开发商都没错过这一轮机遇。比如,作为酒店运营方精品民宿的代表,花间堂早在2009年6月,在丽江开始筹备第一个院子。在之后的两年半时间里,这一区域内又有9家分店相继开业,10家店,150间房,花间堂已初具规模。发展至今,入住率高达75%。如家酒店集团近日也宣布进军民宿业,推出“云上四季民宿”,即将启动运营。

被称为“中国版Airbnb”的途家网,则试图从另一个方向来占领民宿领域的制高点。2016年,途家先后收购了蚂蚁短租以及携程、去哪儿网旗下的民宿业务,成为国内拥有最大体量的住宿分享平台。在今年,他们还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并接入当地公安、工商、消防等部门的联系,以保障房东、消费者双方的利益和安全。

由此可见,民宿行业在今年之后将迎来洗牌的阵痛,热门景区客栈类产品将吸引大量资本介入,进行更加专业化、规模化、品牌化的管理;偏远的乡村民宿在这一波补贴热潮带动之后将陷入低迷,大量低质产品将遭到淘汰;而城市民宿的进入标准会越来越高,民宿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掩耳网 » 做民宿的慌了!2017行业风险将集中爆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