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免进!面向女性的联合办公空间将成为该行业的新增长点?

专门面向女性的联合办公空间也成了该行业里一个新兴的增长点。

Ariana Igneri


专门面向女性的联合办公空间也成了该行业里一个新兴的增长点,“他几乎是我们这里唯一的男性了”

不久前,29岁的奥德丽·格尔曼(Audrey Gelman),这位公关巨擘暨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前新闻助理兼知名制片人莱娜·邓纳姆(Lena Dunham)的老友,正坐在“耳房”(the Wing)里,也就是她和别人于2016年10月一起创建的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兼社交聚乐部的一张粉色沙发上。

一个男人从电梯门里走了出来,格尔曼朝他友好地挥了挥手。“那是我们的视听音效师,”她说。“他几乎是我们这里唯一的男性了。”

耳房

这是因为“耳房”(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和一栋房子的耳房一样,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只面向女性开放。联合办公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据行业贸易杂志《Deskmag》估计,截至2016年底,全世界范围大概会有一万个联合办公空间,但是作为对当代女权主义的响应以及对那些老是以啤酒和乒乓球招揽男性的兄弟会式办公地点的回应,专门面向女性的联合办公空间也成了该行业里一个新兴的增长点。

女性对社群、人脉和信心正无比渴望,我们要向她们提供的也正是这些。

38岁的斯特西·陶布曼(Stacy Taubman)表示说。她是另一个联合办公空间Rise Collaborative的联合创始人,该空间于1月在圣路易斯(St. Louis)开业,并将提供会员联谊活动、读书聚乐部和为青少年指点迷津的机会。除此以外,市场上还有同样在曼哈顿的She Works Collective、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New Women Space,以及分布在凤凰城、南加州、华盛顿和斯德歌尔摩的Hera Hub。

当然了,陶布曼和格尔曼的祖奶奶说不定曾经都是类似组织的成员。在100年前,世界范围内有5000多家旨在自我提升和社会改革的女性聚乐部,它们的会员数量在1950年代中期达到了峰值,但是从那以后就走下坡路了。

耳房

“我们正在重新树立这个概念,”格尔曼说,而且“耳房”的选址也强化了她这个主张,那就是曼哈顿富有历史意义的“昔日女人街”(Ladies’ Mile),也就是在19世纪末妇女们最早获允不用男士陪同就能上街购物的地方。

除了一个以粉彩和金色为基调的共享工作空间和一个把书籍根据颜色摆放的图书馆,后者还有一本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的《一个自己的房间》(A Room of One’s Own),“耳房”还向它的400名会员提供随叫随到的吹发服务、哺乳室和洗面台,后者上面堆满了由包括互联网美妆品牌Glossier、法国香氛品牌Diptyque和美发护理品牌Ouai Haircare在内的多个合作伙伴提供的时尚美容用品。

面向成功的女性的空间

据格尔曼透露,自聚乐部开业以来,入会人数已经翻了一倍,“耳房”的Instagram账号也已经有了45000多个粉丝。“要实现这一点,部分原因是你要有自己的个性和鲜明的观点,”格尔曼说,“这就意味着你不能面向大众想要取悦每一个人。”

“耳房”就是这样,它三分之一的会员都来自布鲁克林,大部分是20多岁和30多岁,而且几乎每个人看着都像是从知名服饰品牌Urban Outfitters的广告里走出来的。最初的会员包括J.Crew的总裁詹娜·利翁斯(Jenna Lyons)、饶舌歌手雷米·马(Remy Ma)和时尚着装博客Man Repeller的创始人莉安德拉·梅丁(Leandra Medine)。

这是一个面向成功的女性的空间,而不是为那些苦苦奋斗的女性开设的支持小组。不过,即便这样,“耳房”的会费也比WeWork这样广受欢迎的联合工作空间更便宜,格尔曼还表示想让自己的“耳房”更加平易近人。然而,当被问到助学金时,格尔曼回答说:“我不认为WeWork的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还会被人问到他是不是在颁发奖学金。”

WeWork

即便收获了些许怨言,格尔曼、陶布曼和Hera Hub43岁的创始人费琳娜·汉森(Felena Hanson)目前都在寻找新的分店地址。汉森表示,这个市场需求背后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这是一个好点子,仅此而已。

编辑:耿川迪、管文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掩耳网 » 男士免进!面向女性的联合办公空间将成为该行业的新增长点?

赞 (0)